唐潇潇:2009年于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获生理学博士学位,攻读博士期间曾获杰出研究奖学金资助赴美国耶鲁大学医学院开展研究工作。2009年至2016年回国之前在美国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爱荷华大学医学院深造,师从美国科学院院士Michael Welsh教授,历任博士后研究员及研究专家。现任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第十三批国家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代表性成果发表在《Nature》《Science》等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上,并被著名学术期刊媒体重点推荐及获得青年科学家奖、优秀论文奖等多个学术奖项。

尚在本科期间,唐潇潇就立志从事科研,现在她是第十三批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广州医科大学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的教授、博导。作为一名年轻的科学家,她说,在追求理想的道路上,要听从内心的直觉和声音,不要特别区分性别,不要刻意去想女性是不是会受限制,如果确定了目标,一直往前走就行了。

唐潇潇的家乡在浙江杭州。不知道是不是江南水乡的浸润,这位年轻的女科学家身上,透着一股优雅的书卷气。

本科期间,唐潇潇学的是生物工程,那时她就立志将来走学术之路,从事科研工作。求学时,她逐渐发现自己对医学更感兴趣,到香港中文大学硕博连读时,她选择了生理学。在香港中文大学,导师所带的学生几乎都在做生殖相关的研究,唐潇潇却选择了呼吸方向。“人的生命在呼吸之间,呼吸健康及相关研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唐潇潇总结说,“听从内心的直觉和声音,做自己喜欢和选择的,才能在未来漫长的科研之路上不忘初心,坚守自己的梦想。”

半夜冒着严寒去做实验

攻读博士期间,唐潇潇曾获杰出研究奖学金资助赴耶鲁大学医学院开展研究工作。2009年从香港中文大学博士毕业后,唐潇潇到美国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爱荷华大学医学院深造,历任博士后研究员及研究专家。在美国做科研期间,唐潇潇的工作是用囊性纤维化的小猪研究其发病机理。唐潇潇说,这是一种致死的遗传性疾病,刚出生的小猪由于肠梗阻很快就会死亡,必须争分夺秒取材或做完研究。然而,小猪可能是在深更半夜出生,因此,经常是半夜一个电话,她就要赶往实验室。“特别是在大雪纷飞的冬夜,气温只有零下20多摄氏度,我就要从热被窝中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做实验、检测和分析,经常连续工作20多个小时。当时美国导师开玩笑称我是owl(猫头鹰)。唐潇潇说,“这种不分昼夜工作的日子持续了两年多,期间也没有时间回国看望父母家人。”

天道酬勤,唐潇潇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她的科研成果多次在《Nature》《Science》等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并被著名学术期刊媒体重点推荐。

回首科研经历,唐潇潇说:“若无恒心,仅从功利的角度出发是很难忍受那些漫长的、默默无闻的、艰难的时光的;而如果真正热爱科学并能持之以恒,会乐在其中,享受这些时光。”

“我还是想在自己的国家做一点事情”

在美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后,唐潇潇并没有选择申请绿卡、继续留在美国。对她来说,出国就是为了开阔眼界,让自己在专业方面得到更系统的训练。“我出国时就决定要回来,虽然在取得了出色的科研成果、发表了顶级研究论文后,我有申请绿卡的优势,导师也希望我留在美国实验室继续工作,但我并没有去申请。”唐潇潇说起回国的初衷,“我还是想在自己的国家做一点事情。我们国家有很好的医疗资源、临床资源,而且人口众多,有些疾病在我们国家发病率更高,如果结合国情实际,而不是盲目跟随国际热点,我们做一些研究将会更有意义,能造福更多国人。”

2016年,唐潇潇归国,当时上海交大、浙江大学等高校都向她抛出了橄榄枝,但她最终选择了广医,除了广医在呼吸疾病研究方面的专业优势外,广州的务实、开放和包容也是让唐潇潇动心的重要因素。

  “坦白说,有些学校名气比广医大,但我最后选择广州,选择广医,是因为我觉得广州比较开放包容,这边的人也比较友好。在应聘过程中,我也觉得广医对人才很重视,工作务实,求贤若渴。另外一方面是因为我之前在香港读书,比较喜欢这边的文化。”去年,唐潇潇入选第十三批国家青年“千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