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从中山大学毕业的夏瑜,选择前往英国留学,并获得博士学位。1996年,她又去了美国,在加州硅谷开始从事生物制药研发工作。2008年,又开始在美国硅谷一家生物技术公司从事高管工作。一切看起来都是顺风顺水。但是有一个念头,始终在夏瑜脑海里挥之不去,“打拼这么多年,始终是为他人作嫁衣。能不能回国自己创业?为什么不能?”带着这样的思路和问题,夏瑜向同是海归博士的另外三位好友请求“支招”,没想到得到的回应是,“你要想做,就一起做”。

夏瑜团队来到中山创新创业,既有机缘巧合,又是题中之义。巧合的是,夏瑜在为选择创业地点左右为难时,一位朋友在恰当的时间提供了中山这个恰当之地;题中之义是,中山城市精致、环境优美、气候宜人,空气质量非常好,非常适合制药企业生存,同时,火炬开发区的健康产业定位非常准,党委政府服务人才的决心和措施力度非常大。

2012年,康方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在当年的中山招商引资·招才引智洽谈会上,康方公司被作为引进的 “十大重点项目”之一进行签约。“我们面临的主要还是资金和人才问题,这是绕不过去的两大‘拦路虎’,我们科研人虽然薪金待遇不薄,但这些资金相对创业而言,只是杯水车薪。”夏瑜说。

关键之时,当地政府向创业团队伸出了援手,帮他们找来了投资管理公司。经过多轮磋商,这家专为企业解决资金难题的投资管理公司很快与夏瑜团队达成协议。4位海归博士不用出一分钱,以技术入股的方式占有企业80%的股权,投资管理公司则投资1700 万元人民币,占有企业20%的股权。

企业要发展,人才是关键。“我们当时真的是一穷二白,什么也没有,但是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干事,要干事!”于是,在当地党委政府的帮助下,他们借了一间办公室,支起了4 张桌子就开始招聘了。“在我们很困难的时候,政府给我们实行租金补贴,那时真的是大大缓解了我们创业时的资金压力。还有一些行政审批,从申请到批完,各个环节都给了我们太多的帮助。让我印象最深也最难忘的是,我们研发大楼落成后,还专门给我们开通了一条公交线路,让我们的员工出行也更加方便。”

“对人才的重视和利用,最终必然要体现到产业的发展和促进上。否则,一切都是空谈。”火炬开发区一位负责人说,“夏瑜团队都是高精尖人才,这方面,我们是放心。”

不到5年时间,夏瑜团队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火炬区党政领导的“眼力”。

康方生物公司,从一无所有,到拥有8000 平方米的国际标准实验室和6000平方米的符合美国FDA标准的临床样品生产基地,共开展25个新药项目研究,建立了针对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的产品生产线,其中15个项目已启动申请全球PCT 新药发明专利。7个产品完成国内和国际临床试验申报,2个产品进入临床研究。3 个针对恶性肿瘤、重大免疫疾病的单抗药物课题入选了 “国家卫计委十三五重大新药创制”项目。

2015年12月,康方公司通过技术转移及专利授权模式,与美国某公司就一种肿瘤免疫治疗抗体药物AK107(MK1308),签订全球开发和销售协议,合同付款总金额达2亿美元。AK107项目也于2017年7 月进入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此次合作也意味着国产创新药在海外市场的新突破,是国内首例由创新型生物科技公司将完全自主研发的单克隆抗体新药成功授权给全球排名前五强的制药巨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我们现在的公司,有150人的高精尖科研团队,其中有10名博士、20名硕士。管理团队由七位拥有平均超过15 年国际制药和生物医药产业经验的海归专家博士组成。我们的经验覆盖了抗体临床前研发、临床开发、生产上市各个领域,公司的平台规模、软硬件设施、新药产品线数量、研发团队等在国内属于同行业领先水平。”夏瑜在介绍的时候,脸上充满了自信。

凭借出色的技术实力,康方生物先后获得国家、省市30 多项项目立项和荣誉,包括国务院国侨办“重点华侨华人创业团队”,人社部“中国留学人员回国创业启动支持计划优秀创业项目”、广东省“珠江人才计划”创新创业团队、“高新技术企业”、“博士后创新实践基地”、“蛋白质工程及抗体药物开发工程实验室”等。夏瑜本人也成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科技部“创新创业人才”、广东省“特支计划”创业人才、广东省“双创人才”。

2017年8月底,康方公司刚刚完成了3亿元的B 轮融资,公司估值达到20亿元。目前,夏瑜正在带领团队,积极筹建大规模产业化生产平台,实现抗体新药从研发到产品,到市场的全产业链创新,支撑中山市、广东省乃至全国抗体新药研发与产业化发展。

“我们希望通过核心关键技术和全程研发平台,以战略合作、成果转让的形式,将创新合作辐射到国内外的制药企业,实现抗体新药的产业化及上市。”夏瑜说,自己的最终梦想是全程自主研发生产出一款抗体创新药。